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地方改革探索

长沙推进权力“大瘦身” 切实助力园区发展

发稿时间:2017-06-30 13:27:57   来源:红网综合   作者:熊晓宇

  占长沙市七成以上工业产值的工业园区正在接受一轮前所未有的大规模“松绑”。

  2017年5月27日和6月3日,长沙市政府分别颁布了由市长陈文浩签署的第131号、第132号政府令,将89项投资建设项目审批权限下放至全市13个工业园区,并赋予湖南湘江新区44项市级经济管理权限。

  这是长沙市自2014年深入推进简政放权工作以来开展的第五轮大规模放权,涉及18个政府部门,基本涵盖投资建设项目审批权限的相关部门。下放权限数量之多、含金量之高、涉及面之广前所未有。

  大道至简 权力“瘦身”释放活力

  “企业抢夺市场,有时谁先拿到一纸许可,谁就赢得了先机”,对于四年前的“错失良机”,浏阳经开区经济发展局副局长王松林依然感到十分遗憾。2013年,一家PVC(聚氯乙烯)企业属意浏阳经开区,当时全国同类企业仅七家,但当一整套项目审批流程走完,市场上已有30余家竞争对手了,项目最终“流产”。

  作为区域经济发展的主阵地、主战场和主力军,园区发展备受关注。但自1988年长沙创建第一个工业园区以来,园区之中数量规模逐年攀爬上行的投资建设项目一直受到包括各项审批、核准、备案等在内的这条经济管理权限的“缰绳”的束缚。

  2014年以来,长沙主动贴近市场需求,连续4轮大规模向下级区(县、市)简政放权。截至2016年,已先后下放227项市级经济管理权限。

  湖南省委常委、长沙市委书记易炼红多次提出,要“打造审批环节最少、办事效率最高、创业环境最优、体制机制最活的园区”。长沙市委副书记、市长、湖南湘江新区党工委书记陈文浩指出,市级权限,尤其是涉及工业企业投资建设项目审批权限,要向所有园区下放。为确保简政放权制度改革顺利进行,陈文浩出任长沙市行政审批制度改革领导小组组长,常务副市长张迎春任副组长。

  4轮权力“瘦身”极大地激发了园区活力和创造力。数据显示,去年,长沙各园区完成规模工业总产值8367.75亿元,比上年增长11.2%,占全市规模工业总产值72.4%;完成规模工业增加值1988.35亿元,比上年增长11.9%,在全市规模工业增加值中占比逾六成。

  上下互动 杜绝政府唱“独角戏”

  搭乘东风,本轮简政放权精确瞄准占全市七成以上工业产值的13个工业园区。133项投资建设项目审批权限、市级经济管理权限“下沉”至园区,涉及企业、园区需求强烈的国土、规划、环保等领域及与项目建设运营联系最紧密的水、电、气、消防、人防等方面。

  如此大规模的下放权限内容如何确定?长沙采用市里“端菜”与基层“点菜”相结合的上下互动模式,由园区、专家学者和政府部门合力完成一次创新实践,拒绝政府唱“独角戏”。

  一方面,长沙市审改办主动将《长沙市人民政府部门权力清单》中涉及的投资建设项目审批权限进行全方位清理,汇总形成一份拟下放的权限目录;另一方面,各园区管委会根据自身需求,进行全面摸底,汇总上报各自申请下放的权限目录。

  此外,今年2月开始,由湖南大学、长沙行政学院专家教授组成的长沙市简政放权调研组多次组织各方代表座谈,历时两个月向社会发放调查问卷400多份,最终形成《长沙市简政放权调研评估报告》,全面呈现长沙市4轮简政放权过程中出现的症结与对策。

  放得下还得接得住、用得好。要实现真正的简政放权,还需要园区能够稳妥地“接住”权力。

  本轮放权以政府令的形式明确权责,实现审批平稳过渡。坚持“责权统一”“谁审批、谁担责”的原则,明确放权部门和相关园区管委会的权力和义务,坚决落实园区审批权责对等。

  “要放管结合”,长沙市行政审批制度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彭民安表示,目前长沙各放权部门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相关标准制定、监管责任分解等工作。同时,市、县两级审改办将会同本级监察部门、政府督查室,对下放权限的落实情况跟踪评估,以确保改革见到真成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