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史海威

人物专栏

变能启盛 唯变不败

发稿时间:2017-07-04 16:17:55   来源:中国改革网   作者:史海威

  马克思有句广为人知的名言:“革命是历史的火车头”。邓小平的论断妇孺皆知:“改革是一场自我革命”。其实,“革命”也好,“改革”也罢,在两位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语境里,强调的核心内容都是创新和变革。在科技进步一日千里、社会变化日新月异的背景下,重温这两句话,无疑能给人更多的警醒和启示。

  150年前,洋务运动的主将李鸿章感叹:“此乃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今日对比,完全有过之而无不及。联想到前不久参加的一次调研,发现插上互联网技术的翅膀后,目前的基层社会治理已与两三年前大有不同。“十户一格”的网格化治理,无论形式还是内容已经极大丰富,社保、计生、养老等很多事项的办理可以不用走出村庄和社区,货物的买卖通过电商、淘宝等平台可以就地解决,政府治理通过市、县、乡三级共享的指挥平台可以便捷实现。带来的变化是多方面的:行政管理体制更加扁平化,乡镇、街道一级的服务职能逐步弱化,村/社区支部书记走向专职化,村民/居民更加自主化等。从根本上推动变化发生的,不是人,是互联网技术。所以,有学者感叹:互联网是比马克思更危险的革命家。如果把“互联网”换成“科技创新”,这句话就庶几接近真理了。

  人心思变,世界在变。人们对更好生活的不懈追求,决定了变易、变化、变革是时代永恒的主题。美国总统大选再次证明了这一点。之前不被看好的特朗普赢了,并不是因为希拉里输了,而是许多美国人对目前的状态不满,对“建制派”的改革意愿和能力不再相信,发自内心地期待某种革命性变化的到来。马克思曾深刻地指出:“人们要求新东西­——形式和内容都新。”诚哉斯言!

  中华民族是一个喜欢变革的民族。考察历史可知,我国有变革的传统,可以说一部中国史就是一部变革史。为人们熟知的大的改革就有:春秋时期的管仲变法、战国时期的商鞅变法、西汉的汉武帝改革、北宋的王安石变法、明朝的张居正改革、清朝的雍正改革、清末的洋务运动和维新变法、民国的新经济建设运动等。较为著名的改革还有:春秋时期子产在郑国的改革、战国时期赵武灵王的胡服骑射、西汉末年的王莽改制、北魏孝文帝的汉化运动、唐代的两税法和永贞革新、北宋的庆历新政等。其他小一点的改革更是不胜枚举,数不胜数。虽然这些改革败多胜少,不过从大历史的角度观之,都对中国进程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也正是凭着这种不甘平庸落后,积极求变图强的精神和气质,才使中华民族一次次跌倒又一次次奋起。

  新一届党中央接续了这种变革传统和变革精神。党的十八大以来,新一轮改革大潮涌起,中国进入了新的“改革时间”。全面深化改革三年来,真刀真枪、大刀阔斧,涉险滩、动奶酪,出台的改革举措数量之多、力度之大、频次之密前所未有,不仅破解了一批议论多年、阻力较大,发展所需、基层所盼的老大难,还极大地增强了国人对改革的信心、对过上更好生活的信心。

  改革之于中国的意义太重要了。过去30多年的快速发展靠的是改革开放,未来的发展也必须依靠改革开放。身处大变革的时代、不变就会落后的时代、变革不会轻易成功的时代,我们要沉下心来思考改革、研究改革,真正用好改革这关键一招。以下几个方面值得仔细探究。

  ——关于理想信念的作用。改革从来就是破旧立新的大事、攻坚拔寨的难事,既要流汗,也要流血流泪。历史和现实告诉我们,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还难。但历史和现实还告诉我们,只要触动了灵魂就能触动利益。否则,新生事物永远不可能成长壮大,改革也永远不可能成功。30多年前的改革开放,在计划经济、保守思想、顽固派的围追堵截下,看似不可能完成,但由于部分既得利益者在理想信念的指引下转而支持改革,改变了双方力量对比,才保证了改革有效推进。关于理想信念的巨大作用,80年前的红军长征更能够予以说明。在那场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世界战争史乃至人类文明史上极为罕见的远征中,红军将士并不完全是想象中充满了悲情和苦难的样子,而是因为有了远大理想和革命信念的指引,饱含了乐观的因子,蕴藏了希望的种子。正是这种精神力量支撑他们战胜一个又一个困难,并最终走向成功。今天的全面深化改革是一场“新的长征”,复杂程度、敏感程度、艰巨程度,一点都不亚于30多年前,要取得胜利,同样离不开理想信念的指引,离不开精神力量的感召。可见,加强理想信念教育,有效激发更多的人,特别是既得利益群体支持改革、投身改革,是推进全面深化改革决不能忽视的长期课题。

  ——关于人尽其才的使用。事在人为,事以人成,人才是保证改革成功的一个重要变量。当年,汉武帝为了聚集更多的人才支持改革,下诏命令州郡举荐贤才曰:“盖有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故马或奔踶而致千里,士或有负俗之累而立功名。夫泛驾之马,跅弛之士,亦在御之而已。”什么叫“负俗之累”,就是性格、行事、作风等有缺点,遭受常人诽议。对于这样的不寻常人才,汉武帝也要用,渴才求才之心,溢于言表,跃于纸上。客观而论,今天人才的成长空间已经大为宽松,改革派实干家有了更大的创业舞台,但就与改革伟业的迫切需要来说,党和国家的人才政策、干部选用政策等还有进一步改进的空间。就在今年全国两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再次强调指出:“要以识才的慧眼、爱才的诚意、用才的胆识、容才的雅量、聚才的良方,广开进贤之路,把各方面知识分子凝聚起来,聚天下英才而用之。”检验现实中是否重视人才的重要标准,就看“有负俗之累”的人才能否脱颖而出,就看知识分子提出的有偏差甚至是错误的个别意见,能否得到包涵和宽容。

  ——关于倒逼力量的运用。人有惰性,国家也一样,常常在退无可退时才绝地反击,奋起直追。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改革是由问题倒逼而产生,又在不断解决问题中而深化。但是光有倒逼还不够,如果没有突破,没有将倒逼转化为实实在在的成果,只能算是困兽犹斗。真正让倒逼发挥作用,让改革取得实质性突破,需要在工作中有针对性的加以改进。制定方案广泛征求基层群众意见,提高“含金量”;安排任务充分考虑基层承受能力,留出“自由度”,避免改革任务成为“跳起来都摘不到的桃子”。执行上重履践诺,强化改革协同度、落实力,对无故落实不到位的坚决问责;成效上着力体制机制构建,注重形成制度性成果,减少各地对于共性问题的探索成本。最关键的是,一定要促使问题倒逼、任务倒逼转化为发展倒逼,激发基层解决问题的内生动力和活力,非如此,即使表面上完成了任务,效果也好不到哪去。只有基层有了一种“不得不改”的大势所趋,“我要来改”的行动自觉,“改了真好”的思想共识,才能不用担心困难解决不好,改革推而不动,工作逼而无功。

  ——关于历史教训的活用。套用一句名言,成功的改革是相似的,失败的改革各有各的原因。历史是最好的老师,当前推进全面深化改革,既有宝贵的成功经验可以借鉴,更有丰富的历史教训可以汲取。考察中国改革史可知,改革失败有主导者权威不够的,有决心不大朝令夕改的,有权力继承出现问题而中断的,有策略运用不当的,有“歪嘴和尚把经念歪”的,也有没有章法乱改的,等等。其中,王莽改制极具反面价值。如果说,其禁止买卖奴婢还有点历史进步意义的话——当时未必作如此想,那么施行“王田制”,推行土地国有化,废除土地私有制,则是“脚步向前走眼睛向后看”,开历史的倒车。如果这还算有点理想主义色彩,那么七年进行了四次币值改革,大幅改变官制和地名,则近乎有点乱来了。总结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教训,笔者以为,今天的改革一定要做到“三个符合”:符合人民的利益,符合历史规律,符合大一统文化传统。做到了这“三个符合”,就不会在根本性问题上出现颠覆性错误。

  狄更斯说:“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今天,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我们有幸生活在这个时代,我们决不能辜负了这个时代。就以学术为职志的研究者们来说,思想当为天下苍生点亮;以为人民服务为宗旨的党员干部来说,激情当为亿兆斯民点燃。如果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作出哪怕是微小的贡献,于己而言,这就是最好的时代。如果沉浸于一己之利、一己之乐,终而碌碌无为、空活一世,于己而言,这就是最坏的时代。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或许并不久远,中华民族也将再次登上世界民族之巅。但无论如何,都要始终牢记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孙中山诞辰150周年大会上的教导:“什么时候都不要想象可以敲锣打鼓、顺顺当当实现我们的奋斗目标。”“后人哀之而不鉴之”的教训已经多次让“后人”扼腕叹息,长叹息而掩涕!变能启盛,唯变不败。我们要把握好这个核心命题,再也不能让治乱循环的逻辑上演,一定要跳出历史的周期律,真正从根本上改写历史!

人物介绍

史海威(1982-),中共党员,法学博士、历史学硕士,现任湖南省委改革办秘书处副处长,广州大学中国政务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秉持“向学的人不坠其阅历实践之志,实践的人不失其向学求道之心”理念,在《读书》《湖南社会科学》《湖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求索》等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在《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中国教育报》《新湘评论》《湖南日报》等报刊发表其他文章多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