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宏观

厉以宁:供给侧改革不能图快 结构问题只能慢调整

发稿时间:2017-03-21 11:23:59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厉以宁

  中国经济发展速度降下来了,公平问题与生态矛盾也暴露出了不少问题。当下中国经济该向何处去?改革向何处去?解难题,解矛盾,突破点在哪里?就这些当前中国经济面临的重大问题,3月16日下午,全国“两会”刚刚结束,中国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接受了澎湃新闻专访。

  厉老身穿深色休闲毛呢中长衣,里面白色衬衫。在沙发上亲切地向记者轻轻挥手:“来,坐这儿。”

  供给侧改革别图快,结构问题只能慢调整

  澎湃新闻:您在今年两会上说中国结构性调整不会那么快,而是一个缓慢的过程,是与去产能、补短板结合在一起的。中央表示,2017年是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阶段。那么您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怎么改,今年应该从哪几个具体方面发力?

  厉以宁:供给侧改革,主要是结构问题。长时期以来,人们认为结构调整好像是一个自然的过程,实际上没有那么容易。补短板、降成本、去库存、去产能、去杠杆,这些都是改革的内容。

  西方经济学包括西方的发展经济学不会谈这些问题,因为他们的目标发展资本主义经济。而我们的经济仍然是社会主义的,这一点上区别是很大。中国改革难,就在于在社会主义的大方向下,怎么样把中国经济形成一个重效率、重质量的发展方式,这是一个关键。而这个要成功是很困难的,必须投入比较大的力量。

  举一个例子,改革怎样补短板,这不是很容易的事情。补短板是以产业做对象的,而不是以企业做对象的。假设一个行业有三个大企业,补短板就是通过产业政策帮助整个产业创新、升级,而不是一个企业的问题。否则一个企业改好了另两个企业的短板可能更严重了。改革应是全局的。

  在结构性改革的过程中,金融需要有效发挥作用,促进整个行业的改造。如果只给一个企业贷款,另两个企业不管就只会更差。所以说,供给侧改革是一个全局性问题,一个渐进的过程,不要图太快。否则只是把个别企业搞好了,另外的企业垮了,结果还是与不改一样。

  降成本也是一样的道理,一个企业的成本降下来了,这个企业可能就好了,但另外的企业怎么办?

  产业升级与补短板,应该着重于产业,当前主要是制造业。服务业也需要改革,但制造业最重要。中国的问题,如果制造业没有全行业的产业升级,改革会始终是慢的。

  绿色经济需地方政府合作 PPP要调动社会参与

  澎湃新闻:改革开放四十年了,中国经济发展的速度与效率令全世界瞩目,成为世界上排行前列的巨大经济体。但是发展过程中所暴露出的公平及其他一些深层次问题也越来越多,对此您怎么看?中国经济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如何更好地兼顾效率与公平?

  厉以宁:法律是公平的,保护产权,那就一视同仁,就能够做到大家共享改革成果。不要忘记我们的发展模式中的分享、共享问题。如果光是一个企业好了而其他那些企业变得更糟了,能够说转型成功吗?所以说改革要促成产业升级才对,我们对创新的研究也应该着重于产业升级,这样我们的结构性改革才有成绩。

  澎湃新闻:目前经济发展和生态系统的承受能力还存在矛盾,这样的矛盾怎样解决?

  厉以宁:这个问题,正说明了改革不是短期能取得成果的。

  中国要走上绿色经济道路,首先需要地方政府合作。绿色经济本身主要靠技术创新,比如说传统能源能换成清洁能源。要进行整个产业的改造,整个地区的改造,才符合要求。抛开地方政府,谈绿色经济不会有效果,可能是一个地区好了而另一个地区更糟了。应该大家把绿色经济作为目标,使得所有的、大家都遇到同样问题的行业一起来改,绿色经济才能成功。

  改革要破除路径依赖,“我们走从前的路也行啊”,这个想法是不行的。还要促进企业之间互相竞争,在竞争中实在不行的企业,就合并、重组它。

  澎湃新闻:但是,现实中人们还是感觉地方政府比较急功近利。

  厉以宁:地方政府还是因为钱,这方面应该调动社会力量的参与,PPP的模式对于发展公益型事业是很有好处的,PPP模式一定要吸收民营经济参加。PPP模式在国际上成功的案例都离不开社会资本的参加。我们国家现在也在进行这方面的努力,但民营资本进去少,还是以国家控股为主,财政部正在研究这个问题。一定是第一个P是政府,第二个P是企业,其中包括国家控股和民营资本,第三个P是合作,这样才对。公共事业,交通、水利,包括城市建设,都应该多采取PPP的形式。

  政府工作报告在财政部的那部分报告中提到了PPP,PPP是中国下一个努力的重要方向,但推进也不是很容易的。资本为什么会投入到公益事业去呢?一定是从长远来说会有报酬的。一定要把市场做好,让资本有收益。公共建设的费用从哪里来?国外都是通过PPP来的。

  PPP的第一个阶段是试验过程,第二阶段,有一定基础了就可改为股份制,这样可长期发挥作用。公路、发电厂的修理,环保的治理,都能够用到PPP。中国在这方面的方向是对的,但需要加大力度,让更多民营资本参加进来。

  金融应该市场化,但不能自由化

  澎湃新闻:您是中国最早论证倡导股份制改革的经济学家,国企改革是我国股份制改革的关键和重头领域,到目前国有企业改革仍然是困难重重,国企改革下一步突破点在哪里?

  厉以宁:首先需要分行业来看,有些行业适宜于国家控股,那就国家控股,有些行业适合于民营的,那就民营,有些行业适合于国家控股和民营一起搞。要依行业而定。

  澎湃新闻:现在如果给我们国家股份制改革的成绩打个分,您会打多少分?

  厉以宁:不好打分,因为它们改革进展的快慢是不一样的,有些难,有些容易,即使难的也总有办法解决,要试验。股份制在某些行业已经成熟了,PPP这个模式还需要更多的试验。

  澎湃新闻:有评论指出,当前中国经济脱实向虚的现状,暴露了金融体制中的一些缺陷。在您看来,中国现行的金融体制中是否存在一些缺陷?金融体制改革如何推进?。

  厉以宁:金融改革最要紧的是金融应该市场化,但金融不能自由化。东南亚的危机说明,过分放松监管甚至利率汇率都没有界限的话,会搞成大的经济危机。另外,中央现在强调稳健中性的基调,是适合国情的。我们并不是完全不开门,在资金紧张的时候开一点门还是必要的,但总的来说应当是中性、稳健的。

  高房价由市场来定,平价房政府来解决

  澎湃新闻:最近网上流传的一个段子,北大清华的一对年轻父母问禅师说,“我们买不起学区房怎么办”?禅师说,“北大清华毕业的学生都买不起学区房,还买学区房干嘛?”今春以来一线城市房价尤其是学区房价涨幅惊人,您认为这种情况正常吗?

  厉以宁:大家都知道房地产这个问题存在。我以前讲过,中国的房地产,应该市场管高价房,用市场价格定,而大多数人的房子属于有政府公共产品属性的廉租房、廉价房、平价房。这可能就是解决中国城市住房问题的一个途径,但也得经过试验。为什么呢?城市人口正在不断增加,这些问题是需要解决。

热点

这件事总理年年部署,25万寒门学子上了重点高校

  李克强念之再三的教育公平,近日又迈出新的一步。  日前,教育部下发通知,要求重点高校今年继续增加农村和贫困地区学生的招生人数。 [查看详细]

“一轴四网”新模式:北京朝阳区积极探索基层党建

近日,北京市朝阳区委举办一轴四网区域化党建工作理论研讨会,朝阳区对基层党建的积极探索,推出的基层社会治理新模式得到与会专家学者的称 [查看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