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分入户需以户籍改革为方向

发稿时间:2011-08-01 00:00:00  

    今年上半年广州首批1000名积分入户农民工名单今日公布。名单将在广州市政府门户网站以及广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网站公示十天。记者昨日了解到,该批共有2901人申请成功,积分满130分方可入围,最高分达318分。

    首批申请成功的2901人,无论是农民工身份还是其他,都属于“非广州市户籍人员”。如果知道广州市统计局所公布的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字,在广州市的1270.08万常住人口中,外来人口高达476万人,约占常住人口的1/3,就会明白这2901人的确是幸运儿。

    在目前户籍改革停滞不前的情况下,广州乃至广东全省率先实行的积分入户政策,给了非户籍人员一个新的选项,其积极意义毋庸置疑。

    以农民工为例,迫切希望融入城市的,多属打拼多年薄有资财者,而那些仍然生活在底层的农民工,一个户口解决不了就业和吃饭,却也给了他们希望。只是入户的标准对其而言终究是太高了。积分入户政策能在多大程度上帮助他们圆一个融入城市的梦想仍是未知数。

    现行的入户标准在细节上颇多值得商榷的地方。按照标准,学历是最容易得分的项目,总分130分即可入围,一个本科学历即高达80分,而众所周知,学历正是所有农民工的弱项。这可能正是本次入围者中,本占外来人员主体的农民工反居少数的重要原因。

    媒体曾经披露,申请入户者不少是大学毕业生,工作较为稳定,只是由于不符合人才引进政策的要求,才导致多年都未能入户。这一幕很让人困惑:一个公民在一个城市里生活多年,依靠自己的奋斗养活自己,还为这个城市做出了诸如缴税等贡献,但是他却始终不能获得城市的认同,无法获得只能为本地人享受的权益,这是为什么?

    从这个问号中实际很容易看出,积分入户政策根本的局限性就在于,它对广受诟病的户籍壁垒不仅没有触动,相反,还以一种劝诱的方式,试图强化这种壁垒。其无异于明白宣示:尽管同在一个城市里居住和生活,奋斗和贡献,但公共服务却是因人而异。

    当媒体欣喜地报道,很多申请成功入户的人都在庆幸,以后再也不必担心孩子入学问题时,文字背后的另一幅图景是,还有大量非本地户籍人员在为同一问题而发愁,尽管他们踏着同一片土地,为解决这一问题相关方面也出台了大量文件。

    当然启动改革总比原地踏步要好,但改革的大方向还是应该明确。户籍改革的终极目标并不缺乏共识,那就是实现公民的迁徙自由。当前我们推动户籍改革的一些尝试,首先要契合这个方向,其次更要竭力打好实现这一目标的基础。不言而喻,这个基础就是公共服务均等化,使人们自豪的称号唯“公民”而已,凭借这个称号,人们不论生活于不同的城市还是农村,权益和待遇同一,到那个时候,准备在哪里栖身肯定不再是一个纠结的难题了。

    一方面惊叹越来越大的人口压力,另一方面又不断强化大城市的资源,并以户籍为标准进行分配。积分入户政策产生于这个矛盾,却没有冲击这个矛盾,其能否摆脱尴尬,未来命运如何,并不难猜测,公众所希望者,其实践及成败终将成为将来户籍改革的一个有益参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