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籍是万恶之源

发稿时间:2011-08-05 00:00:00  

  原以为可以慢慢淡化的“户籍”,在这次房地产调控中双一次被强化,人们又看到城里人和乡下人、本市人和外地人,具有不同的身份和不同的待遇。以北京为例,有北京户口的每个家庭可以购二套住房,不须要交纳一天的纳税证明,而没有北京户口的外地人和乡下人,必须交纳连续一年的纳税证明才能在北京买一套住房。这种公然对外地人和乡下人歧视性的调控政策,我们的政府官员和部分“学者”居然说不存在歧视。我相信大部分有良知的中国人,看到这种政策和听到这种狡辩,肯定只有摇头、叹气和无奈,而有良知的外国人看到和听到这一切,肯定会两眼迷茫大惑不解。

  不管是文化,还是社会,抑或是人口,我国都处在急速转变过程中,仅就人口而论,要不了多久我们就将从一个农业人口大国变为一个工业人口大国,农村大量的所谓“家民工”将会长期在城市工作,他们的后代也将成为在城市出生的“农村人”——他们的后代由于没有城市户口,永远抹不掉农村或农民的耻辱印记。可怕的是,这些在城里出生的“农民工”后代,他们许多人再也不会回到农村生活和工作,但他们又没有获得城里人的身份,他们永远成为城市里的“边缘人”,成为所在城市里的“流民”或“游民”,他们“流”或“游”向哪个城市,就会成为哪个城市里的不安定因素。假如不尽快解决城市农村二元分离的鬼户口制度,在城市打工的“农民工”在城里就永远找不到归宿感,他们在“城里人”面前就会总有自卑感,他们在自己打工的城市里就会一直被“城里人”所轻视,他们的后代不能在城里上学或不能在城里中考和高考,他们也会更加憎恨“城里人”,我们任何一个城市就将是一个充满仇恨的城市,一个二元分割并充满敌意的城市,一个到处抢劫、偷盗、脏乱的城市,一个到处有“城管”和到处被“城管”的城市。

  户籍制度是我国的万恶之源,它让国人不能享受公正平等的待遇,让人们不能自由流动和迁徙,让不同人之间充满仇恨,让大多数人没有上升的机会,让“城里人”无知地轻视“乡下人”,让乡下人永远摆脱不了“贱民”的自卑情结。前不久,一位北京的“学者”就无耻地声称,北京应当用高房价将低素质的外地人和乡下人挤出去。可是,北京又离不开这些“低素质”的外地人和乡下人,不仅奥运会的主场馆鸟巢是“低素质”的乡下人建成的,就是在北京的许多文化活动也外地人主办的,没有这些“低素质”的“外地人”或“乡下人”就没有今天北京的繁荣。我们还可以把眼光放到全国,没有“低素质”的外地人和乡下人,就没有今天珠三角和长三角的富有。可是,富起来了的城里人反过来又瞧不起为他们创造财富的外地人和乡下人,并用户口本来设置障碍,让那些财富的创造者在自己建造的城市里不能落脚安身。

  户籍制度是我们社会体制落后的标志。由于户籍制度的存在,我们这个社会还是一个身份的社会,一个等级的社会,一个离平等还有十万八千里的社会。仅高考分数全国各省与北京、上海之间,各省与各省之间,就完全没有平等可言,全国的考生从来没有站在一个公平的起跑线上。前些年全国用统一试卷高考的时候,在湖北省和武汉市的考生进武汉地方院校江汉大学的分数,如果在北京可以稳进北大、清华。即使湖北省的考生也不平等,武汉市的考生比省内其他地方的考生分数要求低些,武汉市有与武汉各大学的“共建指标”,这个特权湖北省内各地区的考生不能享有。全国的考生中大概河南省的考生是最可怜的,湖北、湖南等省稍次之。在美国工作的弟弟说,美国任何一个孩子,不管是什么种族,不管来自哪个国家,都一律在他居住地附近上中小学,都可以在他所就读的学校参加中考高考。可是,在中国,农村人的小孩不能在城里的学校就读,尤其是是不能在所在地参加中考和高考,每一个地方的人享受的教育机会完全不平等,真是怪事!

  为什么北京、上海这些一线城市的房价奇高?为什么中国人都“向往”首都、上海和各省会城市?就是因为中国的大都市里聚集全国或全省的权力、财富、机会,在目前这种体制下,权力向哪儿集中财富就向哪儿集中,哪儿最有权力哪儿就有更多机会,连北京人的后代考大学也比外地人容易,只有傻子才不向往北京!如果取消这种不平等的户籍制度,如果让所有人具有同等的“身份”,如果让所有人能自由迁徙流动,如果教育机会大体平等,谁还向往风沙扑面的北京?上世纪二十年代,鲁迅就在《华盖集续编》中埋怨“活在沙漠似的北京城里”非常难受,今天北京的风沙比九十多年前大多了,连饮用水都要搞“南水北调”,可是,今天人们比任何时候都更疯狂地蚁聚在北京,宁可挤车、堵车、遭北京人的白眼也不愿意离开,为什么,还不是在皇城根下有“光”沾!

  不仅北京如此,上海、天津、广州、深圳等发达的大都市莫不如此。在国内我到过的所有大城市都外表光鲜、繁荣、拥挤,财富、人口都拼命向这儿聚集,我的故乡农村则十分凋敝、破败、冷清,别处的农村我不太清楚,我估计中西部地区农村的差别不会太大。我农村里的亲戚、朋友、中学同学,只要能劳动的都到了沿海和城市,都成了城里的“农民工”,我家乡平时只有老弱病残的人看守,留守儿童的教育基本荒废,有些田地也基本荒芜,水利设施完全退化,想想中国农村的未来、农村儿童的未来、中国的未来,任何一个稍明事理的人谁不感到沮丧?

  多谢邓小平,七七年高考我跳出了“龙门”,离开了“大有作为”的广阔天地——农村,但我一直忘不了自己农民后代的出身,我在大城市里时时感受到城里人莫名其妙的优越感,我弟弟在上海读书时对城里人的优越感体会更深。农村人在城里人面前总抬不起头来,他们在城里即使与城里人干同样的工作,但同工不同酬;出了事故以后,又同命不同价。

  中国的房地产调控最后一招就是限制外地人买房,户口本又成了能否买房的唯一凭据,在我们这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人事实上早已分为三六九等:人民和公仆、穷人和富人、城里人和乡下人、公务员和企业职工、京城与外地,二者隔着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百姓仇恨当官的,穷人仇恨富人,乡下人仇恨城里人……社会不同阶层如此隔膜和仇恨,离党和国家一直倡导的“和谐社会”就越来越远。

  全世界大概只有我们和北朝鲜才实行这种鬼户籍制度吧?我希望政府尽快取消这种歧视性的制度。让每一个人在我们自己的国家里,有尊严地生活,有尊严地工作,让每一个人都享受平等的待遇,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这大概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

  写于201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