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

西式民主困境,一个需要直面的问题

发稿时间:2016-12-02 15:01:23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环球时报社评

  哈佛大学政治学讲师雅斯查·蒙克与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的政治学家罗伯特·史蒂芬·福阿合作,收集整理了大量关于自由民主国家强度的数据,他们得出一个与西方通常流行的看法截然不同的结论,那就是全世界的自由民主国家远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巩固,真实情况是“红色警报已在闪烁”。

  这两位学者研究了三个要素,结果是各国公众对民主的公共支持在下降,同时人们对非民主政府形式(如军政府统治)的接受度在上升,政党和其他政治重要参与者认为当前体制不合理的抱怨也在上升。他们据此认为自由民主制度处于“解除巩固”的状态,这相当于“流感完全爆发前一天的低烧”。

  这种趋势在年轻人中尤其强烈,例如,研究人员统计,43%的年长美国人认为,即便政府无能,没有完成其工作,军方接手也是不合法的。但只有19%的千禧一代同意这一点。欧洲的情况也很类似,53%的较老一辈认为军队接管政府非法,但只有36%的千禧一代同意这一点。

  这一研究报告刊登在提前出版的《民主期刊》明年1月号上,《纽约时报》《泰晤士报》等西方主流媒体都注意到了该报告。其中《泰晤士报》网站的一篇文章说,福阿和蒙克分析的大部分数据是5年前的,现在的情况只会更糟。不只是因为出了特朗普这样的人物,而是一种总体上的失调。比如民主国家对基础设施的投入不足,可是像迪拜和新加坡等非民主地区却在建设质量更高的机场和其他设施。

  对民主衰退的焦虑正不断浮上水面。民主原本是一种决策机制,也流行成为一种价值,但它在西方的主导下变成一种意识形态,就带来一种束缚的力量。直到一些大的事实无法掩盖,才触动了越来越多新的思考。

  这些事实包括西方的民主机制从与封建体制的强烈比较优势到逐渐耗尽了内在动力,走向非建设性、低效的特殊僵化。在民主根据地的西方,如今民主之下的“政治正确”高于一切,实际效果不断做出牺牲。这种“政治正确”的强大与蛮横碾压了各种有关政治改革的有益探讨,或者将它们推至绝望的边缘。

  西方世界在很长时间里失去了改革的能力,眼看着新兴世界取得成就,西方却将那些成就贴上“牺牲了民主价值”“破坏了人类社会规律”的标签,表现出“宁要民主的草,不要非民主的苗”那样的极端。

  第二个大的事实是,西式民主向发展中国家推广的过程猛烈、神速,但却暴露出越来越明显的败相。民主变革导致很多国家的动荡和破败,西方国家干预最强的几个例子,这样的印象尤其强烈。美国和西方下了那么大力气要把民主送到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但这3个国家都上了世界舆论传说中“人间地狱”的榜单。

  西式民主制度有其在历史进程中先进、合理的一面,也有它在现实中陷入困顿、令人困惑的一面。它的神话色彩造成了很多实际的危害,压制了人们政治上的想象力和积极性,导致了一些扭曲标准不该有的强势。

  如今不断有一些学者尝试捅破“民主万能”的窗户纸,试图打开人们反思的天窗。但是真正的反思是困难的,因为社会反思必须伴随行动,甚至意味着付出代价,而西方社会已经慵懒了,喜欢吃现成的,西方人对新的奋斗、新的冒险更愿意在游戏机中体验,而不是真那么去做。西式民主制度很难赋予领导人带领国家“再创业”的权力。

  应当说人类的真正文明一共形成了几千年,这大概只能算是一个“初期”。自我治理的奥妙比探索自然很可能要艰深得多。每种政治制度都不可能没有问题和缺陷,改革和与时俱进是各种制度长盛不衰的唯一保障。西方的精英们千万别把夸耀西式民主的话说太满了,因为从大历史的角度看那样会挺可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