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改革人物

1980年代邓小平为何事批:傻子都懂了 你们还不懂

发稿时间:2017-09-04 15:40:09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贾鹏

  核心提示:年:(揭发我的)那些人是吃干饭的,说话不走脑子,事实证明我是对的。那个年代应该个体带动国营,八几年的时候,我的工人月薪就有500多块,就是我放他们走,他们都不肯走。后来有人举报到邓小平那里,

  新京报:可后来明知道招工人数超标,为什么还要招呢?

  年:当时需要这样的人带头啊,社会上那么多闲散劳动力,怎么安置?没地方安置,那个时候就需要这样一个人带头吸收他们,我就是这么想的,邓小平也是这么想的。

  新京报:你招人有什么特殊条件吗?

  年:条件很简单,首先要有力气,那么多原材料和成品需要搬运;其次身高要在1米7以上,炒瓜子时得看得清温度表。另外,就是要有文化有涵养。别看我不识字,我那时手下的工人,很多都是高中毕业。

  新京报:当时有些人说你雇工是剥削,是资本家,你怎么看?

  年:这一点我的工人最了解。我从不搞面子工程,几十年了我都没用过豪华办公室,也从不用公司的钱买豪华轿车。那些钱省下来还不如扩大生产,给工人发了呢。

  当时我的很多徒弟,现在都发展得很好,我的技术就是品牌,他们学到了。我雇了工人,也带动了一批人富起来。

  新京报:面对一些人的揭发,你是否考虑过放弃雇工?

  年:(揭发我的)那些人是吃干饭的,说话不走脑子,事实证明我是对的。那个年代应该个体带动国营,八几年的时候,我的工人月薪就有500多块,就是我放他们走,他们都不肯走。

  后来有人举报到邓小平那里,当时邓小平就说放一放,看一看,还对着质疑的人说“傻子都懂了,你们还不懂”。

  虽然我是做生意的,不是搞政治,但他这个话我懂,这是命令,是支持我这么搞的。

  新京报:但事实是,你后来寻求了联营的方式。

  年:那就是个“红帽子”,八几年的时候私营企业还是受限制,很多个体都是死的死,亡的亡,我得为企业找出路啊。

  很多官员不懂得经商,他们想方设法要阻拦你,我只能暂时妥协,没办法才和新芜区劳动服务公司与芜湖县清水镇工业公司两家签订联营协议,成立芜湖市傻子瓜子公司。

  新京报:在那个时代,联营与个体对你来说,会带来哪些变化?

  年:联营以前,我在昆山的一个瓜子厂,一年可以赚几百万,但联营以后,我的月工资只有520块钱,搞得朋友老婆都骂我真成傻子了。我第一个老婆不止一次地吵,“一年放着百把万不赚,去赚那一万块。”最后和我离婚了。

  我是全国第一个搞联营的个体户,这么做不是为了赚钱,是为了探寻私营企业在当时发展的新路。

  新京报:探寻新路会有哪些压力?

  年:主要还是雇工的问题,有些官员就是看不惯,中央都同意了,地方上老是有人不执行,对付他们就很头疼。那时候,我就像你们知道的那个“骑士”(唐吉诃德),就是和他们斗,说到底还是和当时那个体制斗,需要转型,需要突破。这就需要有人带头,没人站出来就只好我站出来。谁让邓小平提到我了呢,我有这个责任。

  新京报:现在看来,你觉得那条“新路”是成功的吗?

  年:对我个人来说算不上成功,但对于当时的私营企业来讲,的确是一种突破和尝试。毕竟我们活下来了,也发展得很好,事后也证明这种方式可以复制,很多企业都是这么过渡存活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