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改革絮语

改革开放的世界贡献

发稿时间:2018-10-11 14:05:55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陈曙光

  改革开放的中国为拓展发展中国家的现代化路径提供了中国经验,为优化全球治理体系贡献了中国方案,为绘制包容共生的世界文明图景作出了中国贡献,为振兴世界社会主义注入了中国力量,为改写“国强必霸”的西方逻辑提供了中国样本。这是一件具有世界意义的重大历史事件。

  改革开放深刻改变了中国,也深刻影响了世界。经过改革开放40年的接力奋斗,中国大踏步赶上了时代,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实现了从世界体系边缘到世界舞台中央的华丽转身,这是一件具有世界意义的重大历史事件。

  改革开放的中国重新定义了全球发展观念,为拓展发展中国家的现代化路径提供了中国经验

  现代化的发展方向是无法绕开的,但走向现代化的道路是可以选择的。环顾全球,西方最先完成了现代化的任务,也最先享受到现代化的成果。西方俨然掌握了叩开现代化之门的唯一钥匙,拜西方为师,向西方靠拢,走西方的路,成为很多发展中国家无法抗拒的诱惑。“全球化=西方化”“现代化=西方化”,这个简单的发展公式说明了全部的问题。

  其实,西方模式,无论是以英美为代表的盎格鲁-萨克逊模式,还是以德法为代表的莱茵模式,都只是实现现代化的一种选择,而非唯一选择。西方收获了现代化的巨大成果,但同时也遭遇了“现代性之殇”。

  每个国家、每个民族都有权选择适合自己的现代化道路。如何实现现代化、实现什么样的现代化,中国一开始就有自己的独立判断,从未简单地复制西方的发展模式,也从未简单地进入西方的发展逻辑之中。邓小平指出:“我们搞的现代化,是中国式的现代化。我们建设的社会主义,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世界上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发展模式”,“我们要虚心学习借鉴人类社会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但我们不能数典忘祖,不能照抄照搬别国的发展模式。”中国不输入外国模式,也不输出中国模式,不会要求别国复制中国的做法。今天,中国道路已经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巨大成就,过去我们都未曾进入西方设定的历史轨迹,今天更没有理由跟随西方的脚步亦步亦趋,我们应该有这样的道路自信和战略定力。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标志着中国自主开辟的现代化道路获得了巨大成功。中国道路的成功,改变了西方书写的全球发展观念,证明了单一发展模式与模式可输出理论的简单和偏颇;中国道路的成功,挑战了西方经验唯一正确的神话,终结了西方模式主宰世界的线性史观,人类社会在西方模式之外开辟了更加壮丽的现代化前景;中国道路的成功,证明了通往现代化并非只有一个模式、一种选择,所谓“全球化=西方化”“现代化=西方化”不过是西方编织的又一个神话,走自己的路才是不变的法则、永恒的真理;中国道路的成功,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提供了全新选择,人类社会从此不再系泊于某种单一的发展模式。

  走近世界舞台中央的中国成功打破了一国主导、几方共治的西方治理逻辑,为优化全球治理体系贡献了中国方案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国际政治秩序、经济秩序、安全秩序都是由西方主导建构的,遵循大国主导、几方共治的治理逻辑,不符合国际关系民主化的潮流,不符合全球正义的原则,也不能反映国际力量对比的新变化和新兴经济体群体性崛起的事实。尽管这套治理体系在特定历史阶段发挥了建设性的作用,但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随着国际力量对比消长变化和全球性挑战日益增多,加强全球治理、推动全球治理体系变革是大势所趋。”中国经历改革开放40年的发展,已经从世界体系边缘走向了世界舞台中央,有责任、有义务、有能力推动全球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更好维护我国和广大发展中国家共同利益。

  在治理理念方面,我们主张共商共建共享。推动全球治理体系变革是国际社会大家的事,需要凝聚各方共识,形成一致行动,不能一家说了算。传统治理体系主体单一化、同质化,要么是个别国家的“独奏”,要么是同质化国家的联合体,代表性和包容性很不够。我们一贯认为,国家不分大小、强弱、贫富,都是国际社会平等成员,理应平等参与、享受权利、履行义务。中国倡导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为改革完善全球治理体系,推动各国携手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贡献了中国智慧。

  在治理规则方面,我们主张全球正义。传统治理体系背离全球正义的价值原则,有的政治挂帅,有的以意识形态划界,有的搞排他性安排,有的设立准入门槛,有的搞双重标准。反观中国,“一带一路”建设倡导正确义利观,不搞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倡导开放包容的原则,不搞关门主义;倡导多边主义,不搞单边主义。中国提出的治理规则彰显了全球正义,表现出强大的文化包容性,第一次为处于“地球边缘”的国家提供了参与全球治理的机会。

  文明复兴的中国成功捍卫了人类文明的多样性,为绘制包容共生的世界文明图景作出了中国贡献

  中国走向复兴,绝不仅仅意味着经济体量的壮大、政治实力的崛起、军事力量的强盛等,还应包含文化精神和价值观的复兴。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实现我们的发展目标,不仅要在物质上强大起来,而且要在精神上强大起来。”中国不仅应该成为行动的巨人,也应该成为文明的赢家、话语的强者。

  众所周知,第一次工业革命以来,西方率先完成了现代化的任务,率先享受了现代化的成果,“西方中心论”也从此成为全球性意识形态。一直以来,“西方中心论”者始终认为,起始于欧洲的现代文明进程“是唯一成功和正确的发展逻辑”,他们只认可一种民主模式,西式自由民主是人类历史进化的终点,是人类最后一种统治形式,构成了历史的终结;他们只欣赏一种文化,西方文明是人类文明史上的奇葩,是最优越、最有力量的文明,西方文化理应统治世界,实现思想的征服;他们只承认一种价值观,自由、民主、人权的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西方标准,西方价值模式才是全人类的普世价值;他们只接受一种局面,那就是全球西方化,西方发展模式、政治制度和价值观念普世化。福山的“历史终结论”其实也就是“文明终结论”,福山还畅想道,历史终结以后的世界将会变得非常无聊,流露出西方不再有对手的失落感。“西方中心论”“文明优越论”是西方国家输出发展模式和价值观念的学理依据,是西方推行和平演变和颜色革命的哲学基础。然而,这一切都将随着中国复兴而走向终结。

  “西方中心论”的破产,是当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以西方不认可的社会制度、发展模式、政党体制、文明形态、价值观念,花费比西方少得多的时间,付出比西方小得多的代价,取得了比西方更大的成绩,成功走向民族复兴,一步步接近“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这证明,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是有优越性的,我们的发展模式是符合国情的,我们的文明和价值观是先进的。这证明,西方的发展模式绝不是人类通往现代化的唯一选择,西方的价值观绝不是全世界普适的价值观,西方的文明也绝不是高人一筹的优等文明,人类历史也绝不会止步于西式自由民主。

  中国健步走向复兴,实际上代表着一种新的文化精神的崛起、一套新的价值观念的成功、一种新的文明形态的出场,这是中国为捍卫人类文明的多样性作出的重大贡献。中国的文化精神和价值观念,是一套完全不同于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的价值体系,是一套对西方价值观念构成巨大挑战的思想资源,是一套对西方自由民主制度具有比较优势的精神财富。如果没有中国在资本主义的层层夹缝中坚定地突围,闯出一条文明新路,人类可能真的要在“西方中心主义”的思维惯性中沉沦,永远地失去独立思考的能力,永远只能扮演西方文明追随者、模仿者的角色。然而,如果全世界真的都走向“西方化”,只剩下“西方”一种色彩,那将是人类迄今为止遭遇的最大人文精神危机,是包含西方世界在内的全人类的悲剧。

  震撼世界的中国成功举起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为振兴世界社会主义注入了中国力量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胜利,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诞生,标志着科学社会主义从理论变成了实践,标志着世界历史从此进入了“一球两制”的新时代——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种制度长期共存、相互竞争、竞相发展的时代。

  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国际风云突变。东欧剧变,苏联解体,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遭受重大挫折,社会主义在与资本主义的制度竞争中遭受历史性的溃败。当时国际国内一些人幸灾乐祸,社会主义成了一些人打趣、讽刺的对象,西方世界更是弹冠相庆这一“世界性的胜利”。西方资产阶级学者欢呼“社会主义的产生和灭亡,是20世纪留给人类的两大遗产”。他们兴高采烈地鼓噪:社会主义失败了,历史终结了;一个新的时代,资本主义一统天下的黄金时代开始了。国内也有人附和这种主张。正是在这种背景下邓小平指出:“不要惊慌失措,不要认为马克思主义就消失了,没用了,失败了。哪有这回事!”现在,20多年过去了,邓小平当初的预言早已为历史所证实,中国已经成长为振兴世界社会主义的中流砥柱。中国道路的成功极大地扭转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颓势,科学社会主义在21世纪的中国焕发出强大生机活力,两种制度、两条道路的竞争迎来了有利于社会主义的历史拐点。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用短短几十年的时间走完了西方发达国家100多年甚至几百年走过的路。中国奇迹的样本意义是其他国家难以比肩的。中国是一个非常独特的样本,超大国土空间、超长历史纵深、超大人口规模、超深厚的文化传统、超复杂的民族宗教结构;中国奇迹,是十亿人口量级、十万亿美元量级的大国奇迹,这是人类迄今为止绝无仅有的历史景象。中国奇迹震撼世界,社会主义的制度优势、中国共产党的治理优势、中国社会的发展优势在世界舞台中央集中绽放。

  和平崛起的中国成功开辟了“强而不霸”的发展道路,为改写“国强必霸”的西方逻辑提供了中国样本

  地理大发现以来,西方国家的发达史就是一部“国强必霸”的历史。历史似乎一再证明,只有不能称霸的国家,没有不想称霸的国家。进入21世纪,中国这头睡狮已经醒来,究竟是会步西方列强的后尘,成为下一个世界霸主,还是会扮演与众不同的大国角色,成为大国兴衰之路上唯一的例外呢?

  历史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中国是“国强必霸”之路上的一个例外。习近平总书记说,中国这头狮子已经醒了,但这是一只和平的、可亲的、文明的狮子。中国自一开始就没有重复昔日大国“国强必霸”的老路,而是以和平的方式发展,以优雅的姿态走向世界舞台中央,发展起来以后依然会走和平的道路。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中国将始终做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坚定走和平发展道路,无论国际形势如何变化,无论自身如何发展,中国永不称霸、永不扩张、永不谋求势力范围。”这样的宣示是基于历史、现实、未来的客观情势得出的必然结论。

  “不称霸”的战略选择,源于中华“和合文化”的基因传承,源于对民族苦难历史的深刻记忆,源于对“好战必亡”“霸极必衰”定律的深刻认知,源于对和平主题和发展大势的深刻把握,源于对共产党执政理念和马克思主义价值观念的执着坚守。中华民族是爱好和平的民族,中国的处世哲学提倡“以和为贵”“和谐万邦”“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中国不会将自己曾经遭遇的苦难强加于人,不会要求后人偿还他们的先人的历史欠债。弱肉强食是丛林法则,不是国与国相处之道;穷兵黩武是霸道做法,只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中国以和平的方式复兴,既改写了昔日大国霸权扩张的发展逻辑,也改写了大国崛起后称王称霸的历史宿命。一个强大的中国不是世界和平的威胁,相反,是维系世界和平的中坚力量。中国越是强大,维系世界和平的力量就越大,筹码就越足。中国的和平发展道路实现了对资本主义霸权逻辑的成功超越,它昭示我们,大国崛起并非只有靠战争起家、殖民扩张一条路,以和平的方式发展、以文明的姿态崛起,将是未来世界的优先选项。中国和平复兴,意味着“国强必霸”的陈旧逻辑走向终结,意味着“强而不霸”的发展逻辑上升为新的时代主轴,意味着人类社会迎来了一个没有霸权的新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