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地方改革探索

金融特区温州破冰 或成中国金融综合改革“小岗村”

发稿时间:2012-04-05 00:00:00   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作者:王珏磊

  曾经的民间金融重灾区“因祸得福”,或成中国金融综合改革“小岗村”

  国务院在3月28日宣布,将设立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其中改革措施包括规范民间融资以及对资本在境外投资给予更多自由,并制定规范民间融资的管理办法,用以引导民间资金依法设立创业投资企业、股权投资企业及相关投资管理机构。

  国务院正在研究开展温州市个人境外直接投资试点,这一举措意味着中国在放开资本管制上又前进一步。而上述一揽子改革措施发出一个重要信号,那就是中国政府正在推进金融改革,而且在试图引导更多资本流向私营和小型企业。

  温州是中国东部沿海的一个富裕城市,以民间金融活跃著称。有分析指出,此次试点昭示着向金融系统开放式改革迈出了新的一步,将有利于化解民间金融风险,及拓宽国内投资渠道。同时,开展个人境外直投试点为合理引导资金外流开辟了一条出路。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会议上的话说,通过体制机制创新,构建与经济社会发展相匹配的多元化金融体系,使金融服务明显改进,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能力明显增强,金融环境明显优化,为全国金融改革提供经验。

  就在4月4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了温家宝谈及打破国有银行垄断地位的讲话。温家宝表示,国有银行获利“太容易”,若现金短绌的民间企业要能适时取得资金,就要打破国有银行的垄断地位。

  民间金融阳光化

  3月28日下午,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飞往重庆,甫下机,手机赫然有20多个未接电话和十几条短信,他顿悟,有大事发生了。

  确有大事。国务院常务会议是日决定,设立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其中批准实施的《浙江省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确定了诸如如何规范发展民间融资、加快发展新型金融组织、深化地方金融机构改革等有关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的12项主要任务。

  “去年10月温总理来温州调研,我向总理提出建议,温州要进行金融体制改革,总理当场首肯,要浙江省拿出改革方案,报国务院批准。至今短短五个月时间,方案就批了,温州成为全国第一个金融综合改革的试点城市,抢得先机。”周德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在温州经营一小额贷款公司的陈道中当晚兴奋得一夜未眠,与几个朋友饮酒相庆。“盼了好几年,这下小贷公司算是彻底见阳光了,以前多少还有点像地下工作者。但我觉得步子还是小了点,比如小贷公司应该可以放开吸收存款,利率市场化也可以明确下来。”

  陈道中说的“走到阳光下”,直接体现在“十二条”中的第二条,即加快发展新型金融组织。鼓励和支持民间资金参与地方金融机构改革,依法发起设立或参股村镇银行、贷款公司、农村资金互助社等新型金融组织。符合条件的小额贷款公司可改制为村镇银行。

  北京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中心主任曹凤岐最大兴趣点也在此。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对民间金融,最大的意义是合法化、阳光化、规范化。过去我们把民间金融一律当高利贷、乱集资来打击,现在从政策上为它正名,给了它合法性。”

  “十二条”中的第一条,显然也是对民间金融合法化的明确。第一条规定:规范发展民间融资。制定规范民间融资的管理办法,建立民间融资备案管理制度,建立健全民间融资监测体系。

  事实上,全国首创的温州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正处最后准备阶段,可能将于4月中旬试营业。这家由鹿城区22家企业投资600万元的登记服务中心,首次让民间借贷浮出水面,对其实现备案管理。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总经理徐智潜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中心已与宜信、人人贷和速贷邦谈妥,这三家机构正在登记入驻登记服务中心。

  “借贷双方产生借贷行为,我们免费引导他们登记,包括还款记录等都要登记。原来借钱不还,只有借贷双方知道,现在就会有个借款逾期记录,借款人的信用就会受损,这样就会帮助降低借贷风险。不碰资金、不承担风险,是我们中心的原则,我们只是引导双方面对面交易的平台。”徐智潜介绍。

  此外,借贷登记中心还将邀请公证处、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担保机构、银行结算等服务机构入驻,借助专业团队形成强有力的配套服务体系,减少借贷双方法律纠纷和借贷风险。

  借贷登记信息服务平台也是国内首创,由全球网负责开发运营。该网策略规划经理宋杰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试运营阶段,平台主要功能是登记。以后会逐步纳入对资金的监管。”

  在十二条中,鼓励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在符合条件的前提下设立小企业信贷专营机构、创新发展面向小微企业和“三农”的金融产品与服务、积极发展各类债券产品,推动更多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通过债券市场融资等,是为小微企业、“三农”融资拓宽通道。而发展专业资产管理机构、培育地方资本市场、研究开展个人境外直接投资试点等条款,则在引导资金供给与需求对接的同时,注重为丰裕民资“开闸泄洪”。

  “此次温州金融综合改革试点,有三点意义:一是针对前段时间民间游资狼奔豕突的状态,不是堵,而是疏,等于给民间融资在正规或准正规金融领域开个口子,避免出现由于金融层面的波动造成宏观经济的大幅度波动。二是民间资本不仅在国内有更多出路,还可以出海,这使得投资组合更多元化,也有利于资本进出更加均衡,避免由于人民币的过快升值压力和热钱向国内堆积,导致国内资产泡沫化加剧。三是在金融市场和金融工具上有些创新。因为实体经济面融资偏难,冀望这样改革,把流动性引导到实体经济上去,使资金供给和需求的撮合更加完美。”广东金融学院代院长陆磊也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

  温州市金融办主任张震宇3月29日表示,目前相关部门正考虑推出二十几条“一揽子”政策,引导不同层次的民间资本进入金融领域,服务于温州的实体经济。张震宇甚至列出了一套针对不同层次投资者的“理财计划”:对1万—10万元的投资者,可投资固定收益的基础设施项目,相关部门正在考虑把部分市政项目拿出来,以每股1万元作为投资起点,让普通工薪阶层参与。拥有10万—50万元的投资者,可投资中小企业私募债。

  时代周报记者实地查看了位于民航路上的温州股权运营交易中心。遗憾的是,这家成立一年多的股权交易中心颇显冷清。大厅难觅登记或交易者身影,硕大的电子板上,循环播放着共8家股权托管登记企业和3家挂牌交易企业的信息。一工作人员透露,至今只有朗诗德一家企业成功交易,共转让400多万股股份。平时也偶有人来问询相关事宜,“不是天天有”。

  在周德文看来,冷清有多个原因,包括股市不景气拖累、人们不习惯于通过股权去融资、配套法律法规不健全等。而“此次综合改革是一个最好的契机,有望完善、修订一些条例,把它推上去”。

  但陆磊则认为此类金融创新步伐并不大,“股权交易市场是零散的、非标准化的交易,跟各地的产权交易市场很难说有根本上的区别。至于地方债券市场,上世纪90年代搞过,发行地方企业短期融资券和地方企业债券,由国家发改委和央行审批,现在温州也很难说市场容量有多大”。

  放开更要监管

  对金融业“虎视眈眈”的温州民资,因不能在金融机构中取得控股权就多怨言。而小额贷款公司由于不能吸收存款,也多觊觎最终转制为持有金融牌照的村镇银行。此次“十二条”,虽未赋予小贷公司吸储权,但在张震宇的解读中,民资将比肩国资,同样能够控股村镇银行,具有破冰意义。

  目前在银监会的规定中,村镇银行最大股东或唯一股东必须是银行业金融机构。但张震宇认为,此次“十二条”中明确提出鼓励和支持民间资金依法发起设立或参股村镇银行,“发起就是可以控股,这打破过去由银行作为主发起人的制度,董事长可能就由民营企业主来做。还有个突破是小额贷款公司可以转村镇银行,具体的条件、门槛,银监会会出台相关政策,但国有资本、民间资本享受同等待遇。”

  陈道中即为此说欣悦不已,“我已迫不及待地考虑下一步发展方向,争取尽快转制为村镇银行”。

  位于温州大道开元大厦15楼的鹿城捷信小额贷款公司,是温州最大的小贷公司,公司注册资本金有8亿元之多,去年的贷款余额超过10亿元。面对时代周报记者“鹿城捷信是否最有希望转制村镇银行”的提问,该公司一负责人出言谨慎:“我希望实施细则早点出台,如政策出台,任何一家小贷公司都有希望转制成功。”

  对此次并未触及开放小贷公司吸储权,该负责人认为理所当然。“省里放宽的政策”是指去年11月份,浙江省政府发布《关于深入推进小额贷款公司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允许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比率可达100%,但银行至今没允诺,鹿城捷信目前仍按照50%的比率进行融资。

  可以预见,小贷公司、村镇银行将迎来迅速的扩张期。现有28家小贷公司的温州,已计划在三年内发展120家小贷公司、数十家村镇银行,实现中心镇以上全覆盖。

  在放开的同时,曹凤岐提醒,风险防范问题也不可忽视。“小贷公司并不一定都要转为村镇银行。小贷公司相对风险小一些,靠注册资本贷款,且贷的都是小额。而转成村镇银行以后,信用度不够,吸储也比较困难。而土生土长的村镇银行管理并不是很强,很难防范一些违法乱纪的事。我的基本观点是,应该放开,但放开并不等于不要监管,不能一放就乱。”

  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易宪容则警告称,让民营资本进入银行业要慎之再慎,需警惕民资组建银行的风险。易宪容认为,民资进入银行业,在目前政府对银行进行价格管制及信贷规模管制的状况下,并不能有助于形成银行业的竞争机制,相反,由于民营资本缺乏长期演化而来的信用担保,其进入银行业的信用就得由政府来担保。这样,民资就不会惧怕进入高风险项目,收益归自己,风险或成本最终让整个社会来承担。在网络银行十分发达的情况下,它随时可以将居民存款占为己有而逃走。

  建立村镇银行来解决小微企业的融资难,是被普遍认可的一种说法。但易宪容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贷给小微企业无利可图,他们会做吗?能挣大钱的事情才会去做。很可能会把公众存款拿去炒房炒地,后果难测。”

  “小额贷款公司转型村镇银行是一种突破,同时应对村镇银行的基本功能、业务范围、运作流程、监管方式等有个严密的规定,不仅要通过有效的制度安排来保证村镇银行真正为实体经济服务,而且还得通过制度安排并根据市场法则建立起有效的金融监管方式,否则村镇银行极有可能沦为少数人谋利的工具。”易宪容称。

  温州民间借贷的乱象,在易宪容看来,根源还是在于主流金融业。“合法化不解决问题,健全、发展现有的银行体系、融资体系,尽快形成有效市场机制,压缩民间借贷的规模,才是解决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