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文章

周伟江:打造中国基层治理最优城市 --市域基层治理体系建设的衢州实践

发稿时间:2019-01-03 16:39:28   来源:中国改革网  

  编者按:2018年12月27日,由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杂志社主办的“中国改革(2018)年会暨改革开放40年地方改革创新40案例高层研讨会”在江苏省江阴市举行。本文是中共浙江省衢州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周伟江的演讲内容。


中共浙江省衢州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 周伟江 

尊敬的各位领导、专家学者,各位朋友:

  大家下午好!首先,非常感谢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杂志社给我们搭建了这么好的平台,让我有机会和各位领导专家共同探讨与交流。

  我来自浙江省衢州市,著名的钱塘江,源头就在衢州市。衢州是一个特别美丽、特别有历史、特别有故事的城市。衢州的“衢”字,中文的本义是四通八达,自古以来“通衢之州”一直是交通要塞和商贸重镇。衢州是孔子后裔的世居地、伟人毛泽东的祖居地和围棋文化的发源地,也是国际花园城市和中国优秀旅游城市。衢州的美丽,在“衢”字中同样得以体现:左右两旁一个“行”,中间两个“目”、一个“佳”,告诉大家的是:“行在此地、满目佳景”。当前,衢州正在全力打造“三城一园”,“三城”即中国基层治理最优城市、中国营商环境最优城市和一座“最有礼”的城市,“一园”即“活力新衢州、美丽大花园”。今天,我和大家分享的主要就是衢州在基层治理方面的探索和实践。

  改革开放40年,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给基层治理也提出了许多新的要求,在农村,从“三级所有、队为基础”到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最基本的生产组织单位“队”的作用基本消失;在城市,从“单位人”“单位宿舍”的概念到城市社区后,单位的管理职能全面弱化。随着城乡管理体制的改变、群众需求的改变以及信息技术的发展,一方面,传统的管理手段滞后,适应不了新形势要求;另一方面,党建功能弱化,党委政府发动群众的组织力降低,基层党建与治理出现了“两张皮”现象,基层党委政府与基层群众出现了“断层”问题,包括政策断层、宣传断层、教育断层、工作断层、感情断层等,群众被动依靠政府,主动参与治理的积极性不高。如何打通市域基层治理的“最后一公里”,解决好相关的滞后和断层问题,成了当今我们推进基层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课题。

  “郡县治,天下安。”市域基层治理做的怎么样,事关市域改革发展稳定,直接关系着基层百姓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衢州市委徐文光书记20年前就在“枫桥经验”的诞生地——绍兴市枫桥镇担任党委书记,多年来,他一直没有停止对基层社会治理工作的思考和探索,他结合自己在富阳、余杭等多地主政的实践经验,围绕“互联网+政务服务”“党建+基层治理”,系统谋划了以基层治理“四大五加”体系架构(大党建统领、大联动治理、大数据应用、大融合推进,“网络+网格”“线上+线下”“制度+技术”“公转+自转”“共性+个性”)和“主”字型运行架构为主要内容的基层治理体系。这套体系具体来讲,就是从“三”到“王”到“主”:“三”是“三个三”基层党建工程,主要是实施“三大主体工程”【落实乡镇(街道)主体责任、发挥村(社)组织主体作用、激发党员群众主体意识】,推进“三个全覆盖”【 组团联村全覆盖、网格支部全覆盖、党员联户全覆盖】,运用“三大指数”【 乡镇(街道)党(工)委的服务指数、村(社)党组织的堡垒指数、党员的先锋指数】。“王”是“王”字型运行机制,王字四条线,“顶线”是市、县资源力量,“中线”是乡镇(街道)资源力量,“底线”是村级资源力量,“竖线”是线上线下联动指挥。用一个形象的比喻,就是一幢房子、三层楼、中间一部电梯,把“三层楼”打通,实现统筹整合联动、跨界打通融合、扁平一体高效。“主”是最高标准、最高境界,就是让人民群众当家作“主”,实现共建共治共享。这套体系在衢州落地落实后,充分发挥了攻坚克难的制度优势,在项目推进、土地征迁、基层维稳、文明创建等工作中得到很好应用,经过了大战大考的实践检验。衢州的主要做法是:

  一、党建统领、红色引领

  这里,跟大家分享两个“红色故事”:一个是“红手印”的故事,这是一份按有红手印的《网格党支部决议》。白凉亭自然村是城中村,20多年前村民们就在房前屋后搭建附属房用于出租,多的一年租金就有20万元。在推进农房整治工作中,11名党员经过议事协商,以指印为证,签下关于拆除违章建筑的“红手印”决议,之后围绕改造提升、工程质量,又摁了2次指印。前后3份“红手印”决议,就像一把钥匙打开了农房整治的“大门”,党员带头群众响应,彰显了党性、拆出了公平。现在“红手印”的做法已在衢州全面推广,啃下了拆违治乱、土地征迁、项目推进等 “硬骨头”,比如仅用3个月就完成了12.6平方公里的高铁新城征迁工作;全市“一户多宅”整治势头良好,已完成96%;全国文明城市创建全面发动、全民参与。

  第二个是“红色物业联盟”的故事:柯城区荷花街道荷苑小区原来是一个脏乱差的老旧小区,在3月份原物业公司退出后陷入无序状态,物业公司都不愿接手。后来社区把“党建+”引入小区治理,吸纳小区网格支部党员进入业委会,成立由“社区网格+红色业委会+物业公司”三方共建共治的 “红色物业联盟”,并广泛吸纳小区党员业主、热心居民参与小区治理。“红色物业联盟”成立一个月,老旧小区换了新颜,成堆的垃圾不见了,乱停的车辆归位了,物业费从催着交变成主动交。

  “红色物业联盟”把党员干部在社区党组织和机关党组织双向打通,签订《有礼小区·党员先行》承诺书,党员干部如果在社区里乱搭建、乱停车甚至不交物业费就记进干部信用档案,1500多个基层党组织与1100多个社区(小区)结对,3万多名机关党员干部到小区网格党支部报到,参与共建共治共享,形成了一股浩浩荡荡的“红流”。“红色物业联盟”的探索实践,有效破解了社区居委会“小马拉大车”、业主委员会成立难履职难、物业企业服务差管理乱等老旧小区治理难题。

  “党建统领活的灵魂、一根红线贯穿始终”。衢州在推进市域基层治理改革实践中,最核心的是坚持党建、治理“一张皮”,以基层党建“穿针引线”,把党的领导落实到基层治理的各方面全过程,充分彰显党建“三个用来”的重要作用,即:党建是用来统领基层各项工作的;党建是用来为中心工作服务的,特别是用来克难攻坚的;党建是用来充分体现党组织战斗堡垒作用、充分发挥党员干部先锋模范作用的。

  二、智慧治理、系统集成

  这里,跟大家分享“智慧大脑”的故事:衢州是浙江的生态屏障,位于城区的信安湖是整个城市的魅力核心和灵动所在,但是信安湖的非法捕鱼问题,曾经因取证难、单次打击力度不够等原因一度屡禁不止。“雪亮工程”上线后,借助“城市数据大脑”强大的视频搜索引擎成功锁定嫌疑人,通过视频追踪技术和大数据分析,对嫌疑人一段时间内的违法行为证据予以固定,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依法予以刑事打击,形成震慑威力,从此之后,信安湖非法捕鱼问题得到了根本性解决。

  衢州在推进市域基层治理改革实践中,最关键的是推进智慧应用,通过“制度设计+技术支撑”,实现线下、线上“一盘棋”。在制度设计上,我们建立了“王”字型运行机制,推动市县整体联动、乡镇(街道)部门条块联动、村(社)网格干群联动。“顶线”,我们大力推进“最多跑一次”改革向基层延伸,1000余名市、县部门派驻人员下沉为“平台干部”;“中线”,建立乡镇综治、执法、监管、服务“四个平台”和综合信息指挥室,形成乡镇统一指挥、联合执法、联动治理的新模式;“底线”,扎实推进村社网格建设;“竖线”,构建“市县大联动中心+乡镇综合信息指挥室+村社综治工作站+村社网格+群众村情通式移动终端”五级贯通的线上线下联动平台。在技术支撑上,我们借助“城市数据大脑2.0”“雪亮工程”等技术优势,实现系统联通、信息支撑、数据驱动、流程再造。与阿里公司合作共建中国基层治理数字化研究院,成立东南数字经济发展研究院。建成具有全国标杆意义的“雪亮工程”,被评为全国政法智能化建设“雪亮工程十大创新案例”,全市所有重点公共区域、重点行业领域的视频联网汇聚,归集56个部门数据29亿条,开发形成综治“十大应用”和公安“六大应用”,大到重大活动安保、侦查破案、重点行业监管、突发事件处置;小到查找走失老人儿童、丢失电动车等,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三、做实网格、夯实基础

  这里,跟大家分享“网格治理”的故事:巨化街道文昌社区网格员在走访一个独居空巢老人时,上午、下午连着两次敲门没人开门,立即把这一情况和社区网格长反映,在多方联系查找未果的情况下,及时破门寻找,发现老人独自一人虚弱的躺在床上起不来,已经近一天没有吃饭、喝水,网格员们及时联系了医生,送去吃的,让老人的身体得以慢慢康复。

  在衢州,网格是基层治理的最小单元,每个村社都被划分为若干个网格,以网格治理“加密针脚”。全市1580个村社划共分村社网格4194个、专属网格49个,所有网格全部成立网格党支部、党小组,建立村(社)“两委”班子成员为主体的38000多名“一长三员”队伍,网格成为各级政府服务群众和群众参与公共事务的基本对接平台。建立落实“网格+调解”“网格+警务”“网格+服务”等机制,形成“事在网中办、人在格中走”的工作格局。网格“探头”“触角”作用明显,各类苗头性安全隐患第一时间发现,矛盾纠纷第一时间化解,群众需求第一时间回应,全市各级基层治理综合平台有效处置各类信息事件100余万件,真正做到“问题不出网格”。

  我们以联村社组团成员、村社网格“一长三员”、“联户党员”等为主体组建“红色网格联队”,并建立“周二无会日”制度【即网格服务日,每周二这天市县乡不安排各类会议和考核检查活动,统一组团联村、驻村办公】,形成平时为掌、战时为拳的村社网格工作团队。全市共组建联村社服务团1580个,实现村社全覆盖,每个村社均有市县乡4-6名干部常态联系服务指导;6.7万名党员联系服务群众,到田间地头、农户家中了解诉求、代办事项、解决问题、推进工作,实现户户见党员。北京是“镇街吹哨、部门报到”,我们是“不吹就到、主动报到、常态长效”。现在,我们正着手制定城乡网格化管理条例,以立法形式,推进网格治理规范化、法治化。

  四、群众参与、共治共享

  这里,跟大家分享“手机治村”的故事:龙游县东华街道张王村村支书袁平华针对群众反映村务财务不透明、为民服务不到位等问题,与技术人员创新开发了“村情通”APP,这个平台就像一个“网上政府”、“服务超市”,包含“三务”公开、村民信箱、红黑榜等内容,并提供乡镇“四个平台”、“最多跑一次”改革等数据链接,老百姓发现问题情况,可以随时反馈上报处理,老百姓想问什么、办什么都可以自助查询操作。通过实施“村情通+全民网格”模式,破解群众“想看看不到、想听听不到、想找找不到、想办办不了”等问题。“村情通”这一“草根创新”,其便捷、管用的特点受到了群众的普遍欢迎,现已在龙游全县域、衢州全市域推广。目前全市共有近70万群众关注加入参与其中,家庭覆盖率达80%以上。群众一机在手,就可通过“随手拍”“村民信箱”“掌上办”等参与平安建设、村务管理、移动办事。最近,“村情通”被评为“浙江省公共管理创新案例十佳创新奖”。

  衢州坚持走好新时期群众路线,着力推动基层治理从政府“自上而下”的线型治理模式转向市场主体、社会组织广泛参与的“网状”治理模式。通过全面推广“村情通+全民网格”式的治理模式,搭建平台组织群众参与基层治理;通过全面推进村规民约修订和执行,深入推进基层民主自治;通过打造“南孔圣地、衢州有礼”品牌,充分挖掘南孔文化底蕴,重塑城市精神;通过大力推进地方立法工作,推进自治法治德治“三治融合”。

  衢州以市域一体的顶层设计进行基层治理实践的做法,受到了各界的广泛关注,央视《新时代枫桥经验政论片》肯定推广了衢州的经验和做法。衢州基层治理体系建设,被列入国家级课题2018“地方改革创新案例研究”,被评为“2018年度中国十大社会治理创新”,被中组部确定为全国城市基层党建示范市,被民政部确定为全国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实验区。这一体系也为市域改革发展带来了“蝴蝶效应”,衢州市已连续12年被浙江省委、省政府命名为“平安市”,捧回了代表平安建设最高荣誉的“平安金鼎”;我们的“最多跑一次”改革,走在了全省、乃至全国的前列,被中央电视台等多家国家级新闻媒体报道;在今年8月发布的全国首个营商环境试评价中,衢州位列北京、厦门、上海之后,在22个试评价城市中排名第4,在全国参评地级市中排名第一;衢州已全面融入杭州都市圈、创新生态圈,阿里、中兴、网易等互联网领军企业纷至沓来,美丽经济幸福产业、数字经济智慧产业等成为了衢州经济新的特色亮点;在第18届国际花园城市竞赛全球总决赛上,衢州荣膺“国际花园城市”称号。“活力新衢州、美丽大花园”,衢州这座千年古城,正呈现出和谐稳定、绿色发展的勃勃生机。

  市域基层治理的改革实践,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需要我们进一步放大工作格局,勇于探索创新,不断总结提升,经受实践检验。我们将认真学习借鉴各地的好经验、好做法,重点在做实做细做深做优上下功夫,全力打造中国基层治理最优城市,为市域基层治理体系建设提供“衢州样本”。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