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文章

丘毅:南平“生态银行”: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有效路径

发稿时间:2020-12-25 14:12:17   来源:中国改革网  

  编者按:12月20日,由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杂志社、绍兴市委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的“学习贯彻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中国改革(2020)年会暨新发展阶段地方改革推进高层研讨会”在浙江省绍兴市举行。本文为中共福建省南平市委常委、武夷新区党工委书记丘毅的地方实践交流内容。

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同志们:

  大家下午好!十分感谢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杂志社、绍兴市委市政府给南平市提供了这样一个难得的学习机会。

  首先,请允许我向大家简要介绍一下南平。南平市位于福建省北部,与浙江、江西交界,又称“闽北”,面积2.6万平方公里,是福建省面积最大的设区市。南平历史悠久。福建的“福”字来自福州,“建”字来自建州,就是现在的南平。南平是闽越文化、朱子文化、茶文化的发源地,被誉为“朱子故里”、“理学摇篮”。南平生态资源丰富。是国家级生态示范区,森林覆盖率达78.85%,林木蓄积量占福建三分之一,毛竹面积占全国十分之一,人均拥有水资源8900立方米,是全国人均水平的3倍,素有“福建粮仓”、“南方林海”、“中国竹乡”之美誉。南平旅游资源得天独厚。境内的武夷山为全国仅有的四个世界文化与自然双遗产地之一,武夷山国家公园还是全国首批10个国家公园之一。南平还是全国著名的革命老区。全市10个县(市、区)均为原中央苏区县。毛泽东诗词《如梦令•元旦》中:“今日向何方,直指武夷山下。山下山下,风展红旗如画”,指的就是南平。

  下面,我就南平市创新“生态银行”建设,推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探索,向大家作个简要介绍。顺昌是南平市所辖县,是全国唯一的“中国杉木之乡”,有“世界杉木看中国,中国杉木看顺昌”之美誉,是“洋林精神”的发源地。但是,正是在拥有如此丰富森林资源的地方,由于林权分散导致林业经营破碎化、粗放化,森林质量难以提升、森林资源资产难以变现。

  习近平总书记在福建工作期间先后17次深入南平调研,明确要求我们要“发挥比较优势,把生态优势、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产业优势”。我们始终牢记习近平总书记的嘱托,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持续探索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相协调相促进的高质量发展新路子。特别是2018年,为了解决新时代背景下深化集体林权制度改革面临新的问题与挑战,南平市委在顺昌县开始部署“生态银行”工作,探索开展“森林生态银行”试点,由政府主导成立林业资源运营公司,采取合股、托管、赎买、租赁等方式整合碎片化林业资源近7万亩。依托规模化的林业资源基础,通过多种手段,加速林业产业发展。一是投入迅速加大,提升了森林质量。经过规模化经营,林木出材量比林农分散经营高25%,杉木林亩均蓄积量达16至19立方米,是全国平均水平3倍。二是金融瓶颈得到突破,激活了沉睡林业资产。通过以林业资产预期开发收益为抵押、成立林业担保公司、成立生态银行基金等方式,多方筹措资金,增强了生产投入能力。三是创新提质持续推进,释放制度红利。对27.2万亩林地、1.5万亩毛竹山实施FSC森林可持续认证。成功策划并交易福建省第一笔林业碳汇和全国第一笔竹林碳汇项目,搭建了“一元碳汇”交易平台,建立了市场化销售渠道。四是林业业态持续丰富,提高了林业经营效益。采取“龙头企业+基地”模式,每年为林业龙头企业提供杉木4万立方以上、毛竹3万根以上、花卉苗木200万株。通过林下种植中草药以及培育绿化苗等,林业亩均产值比一般林农经营高2000元以上。

  顺昌县“森林生态银行”,是南平市“生态银行”的一个缩影。试点开展3年来,“生态银行”逐步得到了中央改革办、国家发改委、自然资源部、文旅部、林草局等国家有关部委的关注和认可,今年中央改革办《改革情况交流》2次刊发“生态银行”创新做法,并把“生态银行”试点作为今年以来全国各地区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案例;顺昌“森林生态银行”和光泽县“水生态银行”先后入选自然资源部两批19个生态产品价值实现典型案例。《新闻联播》两次头条报道“生态银行”做法。

  最后我简要为大家阐述“生态银行”的概念模式、时代背景和时代意义。“生态银行”的实质是搭建一个生态资源所有者权益资本化运作的运营平台,对森林、土地、水、矿等自然资源,能够开发利用的文物、民居、遗迹等文化资源及非物质文化等进行运营。与商业银行不同,生态银行借鉴了商业银行“分散化输入、集中式输出”理念,但并不是金融机构,其运营对象是生态资源资产所有者权益,包括使用权、经营权、收益权等,目标是将生态资源资产集中整合、提质增信并与绿色产业实现顺畅对接。

  那么是什么样的时代背景“催生”了“生态银行”呢?我认为有以下几点:一是生产经营方式亟需变革。农村人口大量流出,土地撂荒、林地失管,农业科技飞速发展,农业生产经营方式需要革新,生产资料再次呼唤集中。二是金融资本参与生态产品开发需要顺畅通道。大量社会资本将进入农村地区,如何解决产权不清、定价混乱、信用缺失等问题,成为实现乡村产业振兴的重要基础。三是自然资源资产产权制度需要加快推进。在“调查、管制、权益”三维管理体制下,权益是最终目标,也是最复杂的部分,对自然资源资产所有者权益的内涵挖掘、实现形式、交易规则和政策建设等探索需要加紧开展。四是绿水青山到金山银山的转化路径需要打通。“两山”理论是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在发展观上的重要体现,探索“两山”转化路径,成为最为紧迫的时代命题之一。

  正是在这种时代背景下,南平“生态银行”探索对生态富集的欠发达地区厚植生态优势、加快绿色发展提供了几点有益借鉴和参考。一是提供了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生产要素组织方案。立足所有者意愿,对分散零碎的生态资源进行集中整合提升,形成集中连片的优质资产包输出对接产业,有力的回应了生态资源整合的需求。二是提供了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资源定价和利益分配方案。针对生态资产的非标性,探索形成了 “三级”定价机制,首先由村民对政府投资的路、沟、渠、坝等村集体资产形成内部相对定价;再与投资商(运营商)形成市场绝对定价;最后由公司、村集体、村民按比例分配项目收益,有效保障了各方利益。三是提供了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金融支撑方案。构建省、市、县三级融资担保体系,以“生态银行”持有资源为“信用池”,与金融机构、再担保机构共担风险,服务产业。四是提供了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产权制度保障方案。对自然资源资产使用权、收益权、转让权等各项权益的使用和保障进行深入的探索实践,比如在水资源定价上,启动基准水价体系研究,借鉴基准地价的有关做法,推动水资源定价改革。五是提供了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产业化变现方案。打通了资源资产与产业顺畅转变通道,村集体、农民可获得资源入股分红、资源租赁、产业就业等多种收益。

  目前,除了顺昌“森林生态银行”外,南平因地制宜,选择不同的自然资源经营方式,成功探索形成光泽“水生态银行”、武夷山五夫“文化生态银行”、建阳“建盏生态银行”、延平巨口“古厝生态银行”、建瓯“竹生态银行”等多种运作模式,创新了多主体、市场化的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

  在2020年11月14日的全面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加快建立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近年来南平在绿色发展上作了一些探索,取得了一定成效,但“两山”转化之路依然任重道远,“生态银行”模式走向深入还面临着诸多挑战,比如,自然资源资产产权边界不清、生态价值核算方法不健全、生态资产交易平台缺乏、金融体系与资源利用制度不协调等等,还需要我们持续探索、深入实践。我们诚挚欢迎各位领导、专家,同志们到南平走一走,帮助我们进一步提升思路、创新作为,使南平的“两山”转化之路越走越宽广。

  我的介绍到此结束,谢谢大家!